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进退

雷颐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雷颐  

雷颐,男,祖籍湖南长沙,195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学毕业后下乡数年,然后当兵,复员当工人。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1982年毕业,获历史学学士学位,同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 1985 毕业,获历史学硕士学位。1985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为副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聪明、刻薄、干净”的钱锺书   

2016-05-28 23: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聪明、刻薄、干净”的钱锺书

 

                雷 颐

 

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美国人,却是中国共产党党员,现在几无人知晓,却一度是中国大红大紫的非常人物。曾经是能够“通天”、毛泽东亲自“定名”的“国际主义战士”,与周恩来、李先念、王震、江青等人的关系非同寻常。他的口述回忆《我是一个中国的美国人:李敦白口述历史》(九州出版社2014年版)最近出版,由于他的特殊地位、经历,其中透露出许多重要信息。

李敦白1921年出生在美国南部一个小城的中产阶级家庭。当时的美国,种族歧视非常严重,尤其他生活的南部,更加恶劣。目睹黑人种种悲惨遭遇,李敦白由同情而深入到对社会制度的怀疑、探讨,思想渐渐左倾。他发现,在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中,美国共产党最为彻底、坚决,因此,1940年他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书时,加入了美国共产党。当时,无论美共还是中共,都由“第三国际”领导,后来他参加中国革命、参加中共,就顺理成章了。

19458月李敦白来到中国,正好日本投降。他在昆明与中共地下党有密切来往,经周恩来介绍,来到新四军根据地,与李先念、王震等非常熟悉。不久,李敦白来到延安,著名的安娜·路易斯·斯特朗Anna. Louise. Strong第二次来到延安采访时采访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高级领导人,新华社委派李敦白担任翻译。

新中国成立后,李敦白就以美国专家身分在华工作。在外国专家中,他最受组织信任,参加了许多中共重要文献的英译工作。60年代中期中共与苏共论战的“九评”,通常都由他担任英译的最后定稿者。更重要的是,他是《毛泽东选集》英译组重要成员。毛泽东几次接见他们,或在请外国友人吃饭时邀他陪同。毛泽东在北京宴请包括斯特朗和李敦白在内的外国朋友时,表扬他是一个好同志。“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这个称号,就是毛泽东亲自封给他的。(《我是一个中国的美国人:李敦白口述历史》,第9193《毛泽东选集》英译组成员多数是懂英语的老共产党人,但钱锺书却是少数例外。李敦白写道,当时他对钱的印象是:“他懂古英语,说话文绉绉的,像个老学究,跟其他人格格不入,好像是个外人。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在背后讽刺他。他自己也一定意识到了这种格格不入。他的意见也不太受重视,我们觉得他对政治没有领会,他的语言天才在翻译政治作品上用不上。我们都叫他‘钱教授’,好像与他都没有私人交往。有些活动,如外出到上海、广东,还有去毛主席那里,他都没有参加。那个时候因为政治的原因看不起人,现在当然知道是非常错误的,而这显然并不是他的耻辱。”寥寥数语,钱锺书先生的狷介之气跃然纸上。当时,担此重任没有受宠若惊之感且能主动保持一定距离,至为不易。钱氏的清醒,时人确会认为是“对政治没有领会”。李敦白现在承认他当时错看了人:“我总说,我一生看错了三个人,就是钱锺书、李慎之和杨宪益。”(《我是一个中国的美国人:李敦白口述历史》,第227)。

李敦白所述,与杨絳、吴学昭所写《钱锺书翻译〈毛泽东选集〉趣事》可以互相支持:19508月,钱钟书奉调进城,到中共中央毛泽东选集英译委员会参加翻译毛选。委员会主任是担任过美共中国局书记、l947年奉调回国的徐永。锺书被推荐翻译毛泽东选集的消息刚一传出,一位住在城里的老相识,曾经清华校庆时过门不入,现在却马上雇了人力车专程来祝贺了。钱锺书惶恐地对杨绛说:“他以为我要做南书房行走了。这件事不是好做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一次在翻译中发现有段文字说孙悟空钻进庞然大物牛魔王肚里去了,钱觉得不对。“他很喜欢《西游记》,看过多少遍,内容是读得烂熟的。他坚持说‘孙猴儿从来未钻入牛魔王腹中’。徐永请示上级,胡乔木从全国各地调来各种版本的《西游记》查看。钱钟书没有错。孙猴儿是变成小虫,被铁扇公主吞进肚里的;铁扇公主也不能说是‘庞然大物’。毛主席得把原文修改两句。钟书虽然没有错,但也够的。胡乔木有一次不点名地批评他‘服装守旧’,那时一般人的着装已改为中山式制服,只他仍穿长袍。”“钱钟书在清华指导的研究生黄雨石(在校名黄爱),毕业后也来到毛选英译委员会工作,给老师打打下手。据黄雨石回忆:‘钱先生不看电影不看戏,似乎除了读书,没有其他爱好或任何消遣的玩艺儿。中南海的宴会请帖,他从来未去参加。他总把时间腾出来用在读书上,从不肯轻易浪费一点点。’”(《党建》,2009年第6期)

走笔至此,不禁想起与钱氏稔熟的李慎之先生,即李敦白“一生看错”的三个人”之一,生前几次对我如此评价钱锺书先生:“他是个聪明人,刻薄人,但是个干净人。”聪明,不必说;所谓刻薄,指钱氏聪明过人、学问渊博,不少人的学问都不入其法眼。李慎之先生每次说完后,总对我强调,“干净人”可是不容易,是对他的极高评价。我当然明白,在“那个年代”,能当个“干净人”的确非常不易。

  评论这张
 
阅读(14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