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进退

雷颐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雷颐  

雷颐,男,祖籍湖南长沙,195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学毕业后下乡数年,然后当兵,复员当工人。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1982年毕业,获历史学学士学位,同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 1985 毕业,获历史学硕士学位。1985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为副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2010-12-31 14: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不痒的投票。只有个人家庭的喜怒哀乐,没有社会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作为历史学家,他们更抱怨说,你们的社会、时代禁忌太少,可说百无禁忌,留给他们的“填空”、“猜谜”极少,结果他们都快失业了。 我想,他们的抱怨正因为你们的幸福。所以,请理解他们的抱怨吧。        祝好!                 雷颐                   公元2010年12月6日,于中国北京

《经济观察报》曾约以“给未来写信”的形式,发表“国家意愿的私人读本”。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特将此“信”贴出。

代。 另外,你来信还说,在解读现在的史料时,发现存在大量空白,提到一些人与事,总是欲言又止,隐晦不清。所以,你感谢说,正因为此,给史学家带来了大量的“饭碗”,许多人因此从事历史研究、天天“猜谜”,乐此不疲,因此,史学空前繁荣。所言甚是。在某种程度上说,历史学就是“填空”、“猜谜”,因为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禁忌”,只是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多一些,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少一些。如果“空白多”,为这个时代“填空”的“史家”自然“有幸”。 可惜,现在技术手段有限,我还看不到四百年后、也就是你们两百年后的历史学家给你们的信。但从你来信所详述你们的生活状况来看,我想他们一定会抱怨说,研究你们这个时代太枯燥无味。风清月白,岁月静好,太平无事,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平平安安,平平常常,平平淡淡,最多是几年一次不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经济观察报》曾约以“给未来写信”的形式,发表“国家意愿的私人读本”。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特将此“信”贴出。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你好! 真没想到,时间机器竟能让时光如此“提前”(或“倒流”),让我提前两百年收到你的来信,非常惊讶,更感高兴。 你说,你们历史学家非常感谢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前后一百多年,正是社会转型的时代,充满了种种戏剧性变化,有时惊心动魄,有时拍案叫绝。我知道,作为历史研究对象,大动荡年代是最有意思、最有趣、最吸引人、也最易出学术成果的年代,但对绝大多数并不想成为英雄豪杰的老百姓来说,他们渴望的只是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中国有句老话,“乱离人,不及太平犬。”所以,历史研究最吸引人的年代,对生活于这个年代的平民百姓来说,感觉可能是“最不吸引人”的年

你好!

 

真没想到,时间机器竟能让时光如此“提前”(或“倒流”),让我提前两百年收到你的来信,非常惊讶,更感高兴。

 

你说,你们历史学家非常感谢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前后一百多年,正是社会转型的时代,充满了种种戏剧性变化,有时惊心动魄,有时拍案叫绝。我知道,作为历史研究对象,大动荡年代是最有意思、最有趣、最吸引人、也最易出学术成果的年代,但对绝大多数并不想成为英雄豪杰的老百姓来说,他们渴望的只是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中国有句老话,“乱离人,不及太平犬。”所以,历史研究最吸引人的年代,对生活于这个年代的平民百姓来说,感觉可能是“最不吸引人”的年代。

 

代。 另外,你来信还说,在解读现在的史料时,发现存在大量空白,提到一些人与事,总是欲言又止,隐晦不清。所以,你感谢说,正因为此,给史学家带来了大量的“饭碗”,许多人因此从事历史研究、天天“猜谜”,乐此不疲,因此,史学空前繁荣。所言甚是。在某种程度上说,历史学就是“填空”、“猜谜”,因为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禁忌”,只是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多一些,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少一些。如果“空白多”,为这个时代“填空”的“史家”自然“有幸”。 可惜,现在技术手段有限,我还看不到四百年后、也就是你们两百年后的历史学家给你们的信。但从你来信所详述你们的生活状况来看,我想他们一定会抱怨说,研究你们这个时代太枯燥无味。风清月白,岁月静好,太平无事,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平平安安,平平常常,平平淡淡,最多是几年一次不

另外,你来信还说,在解读现在的史料时,发现存在大量空白,提到一些人与事,总是欲言又止,隐晦不清。所以,你感谢说,正因为此,给史学家带来了大量的“饭碗”,许多人因此从事历史研究、天天“猜谜”,乐此不疲,因此,史学空前繁荣。所言甚是。在某种程度上说,历史学就是“填空”、“猜谜”,因为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禁忌”,只是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多一些,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少一些。如果“空白多”,为这个时代“填空”的“史家”自然“有幸”。

 

可惜,现在技术手段有限,我还看不到四百年后、也就是你们两百年后的历史学家给你们的信。但从你来信所详述你们的生活状况来看,我想他们一定会抱怨说,研究你们这个时代太枯燥无味。风清月白,岁月静好,太平无事,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平平安安,平平常常,平平淡淡,最多是几年一次不痛不痒的投票。只有个人家庭的喜怒哀乐,没有社会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作为历史学家,他们更抱怨说,你们的社会、时代禁忌太少,可说百无禁忌,留给他们的“填空”、“猜谜”极少,结果他们都快失业了。

《经济观察报》曾约以“给未来写信”的形式,发表“国家意愿的私人读本”。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特将此“信”贴出。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你好! 真没想到,时间机器竟能让时光如此“提前”(或“倒流”),让我提前两百年收到你的来信,非常惊讶,更感高兴。 你说,你们历史学家非常感谢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前后一百多年,正是社会转型的时代,充满了种种戏剧性变化,有时惊心动魄,有时拍案叫绝。我知道,作为历史研究对象,大动荡年代是最有意思、最有趣、最吸引人、也最易出学术成果的年代,但对绝大多数并不想成为英雄豪杰的老百姓来说,他们渴望的只是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中国有句老话,“乱离人,不及太平犬。”所以,历史研究最吸引人的年代,对生活于这个年代的平民百姓来说,感觉可能是“最不吸引人”的年

 

我想,他们的抱怨正因为你们的幸福。所以,请理解他们的抱怨吧。

 

《经济观察报》曾约以“给未来写信”的形式,发表“国家意愿的私人读本”。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特将此“信”贴出。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你好! 真没想到,时间机器竟能让时光如此“提前”(或“倒流”),让我提前两百年收到你的来信,非常惊讶,更感高兴。 你说,你们历史学家非常感谢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前后一百多年,正是社会转型的时代,充满了种种戏剧性变化,有时惊心动魄,有时拍案叫绝。我知道,作为历史研究对象,大动荡年代是最有意思、最有趣、最吸引人、也最易出学术成果的年代,但对绝大多数并不想成为英雄豪杰的老百姓来说,他们渴望的只是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中国有句老话,“乱离人,不及太平犬。”所以,历史研究最吸引人的年代,对生活于这个年代的平民百姓来说,感觉可能是“最不吸引人”的年

       祝好!

                雷颐

                  公元2010年12月6日,于中国北京

代。 另外,你来信还说,在解读现在的史料时,发现存在大量空白,提到一些人与事,总是欲言又止,隐晦不清。所以,你感谢说,正因为此,给史学家带来了大量的“饭碗”,许多人因此从事历史研究、天天“猜谜”,乐此不疲,因此,史学空前繁荣。所言甚是。在某种程度上说,历史学就是“填空”、“猜谜”,因为每个时代、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些“禁忌”,只是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多一些,有的时代、社会禁忌少一些。如果“空白多”,为这个时代“填空”的“史家”自然“有幸”。 可惜,现在技术手段有限,我还看不到四百年后、也就是你们两百年后的历史学家给你们的信。但从你来信所详述你们的生活状况来看,我想他们一定会抱怨说,研究你们这个时代太枯燥无味。风清月白,岁月静好,太平无事,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平平安安,平平常常,平平淡淡,最多是几年一次不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