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进退

雷颐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雷颐  

雷颐,男,祖籍湖南长沙,195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学毕业后下乡数年,然后当兵,复员当工人。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1982年毕业,获历史学学士学位,同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 1985 毕业,获历史学硕士学位。1985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为副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骨灰级”语言冲突与社会鸿沟  

2008-12-15 09:2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骨灰级”语言冲突与社会鸿沟

 

                      雷 颐

 

有次看电视体育频道,正好看到辽宁队教练、中国篮坛备受尊敬的老帅蒋兴权在客场山东临沂的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大光其火,厉声训斥一位记者。辽宁队此番客场挑战山东不是以11分优势取胜么?取胜还如此怒气冲冲,定有忍无可忍之因。原来,当地一家媒体竟将他称为“骨灰级教练”!在记者招待会上他当然要与这位记者、这家报社“理论理论”:“今天我看了报纸,他们居然说我是‘骨灰级教练’!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我从来没有听说这种说法,恐怕世界上都没有‘骨灰级教练’一说。这位小伙子,你们在报纸上这么公开说话,可是折我的寿啊!”那位年轻记者连连解释道:“不是那个意思,我们那么说是尊敬您。”“什么?有这么尊敬的吗?骨灰啊,那是死人才有的。咱在这里把话挑明了,谁比谁先死还不一定呢!你们说我是德高望重,但也不能说我是骨灰级吧?”

 

看到这里,我也大吃一惊:“骨灰级”分明是最恶毒的咒骂,怎么是对人尊敬呢?怎能这样骂人、更何况被骂的是一向德高望重的蒋先生,这位年轻记者太不象话、报社主编社长也太不负责。不料一旁的儿子却也吃惊地说:嗨,原来他不知道,骨灰级是网络游戏中对人的最高评价!就是形容一个人对某一派、某一事业最最忠诚,无论成败,就是变成骨灰也不背叛,练级练到“骨灰级”就是最高境界了。

 

事后一查,原来“骨灰级”已是“E世代”常用词,大略等同于“我们”习用的“至死不渝”、“以身殉职”、“殉道者”、“最高级”等等,表示对一项事业的无比忠诚、永不反悔、永不背叛……等一系列“顶级”赞扬。好莱坞著名演员尼克尔森是“湖人队”有名的超级球迷,一家报纸在报道时即说:“湖人的骨灰级球迷、影帝尼克尔森曾说,NBA的经理和教练们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演员。”无奈“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我辈人确难将“骨灰级”与崇高的赞美联系起来。虽然网络语言现在还是年轻人的“专利”,然而随着他们进入社会,成为各行各业的中坚,这种令“非网民”无法理解的“网语”将堂而皇之、越来越多地进入“主流”媒体。

 

同一个社会内将相当程度地存在“两种”语言,在很多时候,彼此说话正应了“鸡同鸭讲”这句俗话,不是听不明白就是误解,甚至激烈冲突,对社会和谐而言决非幸事,这次“骨灰级”事件,即是明证。蒋兴权教练与年轻的媒体记者间的误解、冲突可能更多地表明“代沟”、代际间差异和冲突,代际间的隔阂磨擦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或许还不是太大,如果同代人出现这种“鸡同鸭讲”的局面,后果就格外值得忧虑。

现在城市中有孩子上学的家庭大都有电脑;家里没电脑的,可到处处都有的网吧接触电脑;无钱经常光顾网吧的,中小学现在都有条件不等的“电教室”。一句话,生活在城市的孩子,从小就有条件“摆弄”电脑,已然进入“数字时代”。

 

不过,农村的孩子、尤其是贫困、偏远地区的孩子则远没有这样幸运。多数家庭没有电脑,更谈不上“上网”;相当多的学校也连校舍都破烂不堪,当然更没有电脑。一句话,农村的孩子整体而言还无条件接触电脑,被挡在“数字时代”的大门之外。

 

大学的新生入学时,城市、农村开始“共处”,这种“数字时代”门里门外的反差便格外强烈。大学自然已经进入“数字时代”,从新生一入学就对学生进行“数字化”管理。许多学校办入学生如注册登记、办借书证、办IC饭卡、到图书馆查阅书目等等,现在都是电子化操作。对来自城市的学生来说,这些都是电脑操作的ABC,根本不成问题。而相当多的农村学生则怯生生面有难色,在电脑面前手足无措,所以不少学校都指派高年级学生或青年老师在旁“指点”他们办理各种手续。在艰苦条件下能考上大学的农村学生在当地个个都可说是“天之骄子”,然而一入大学之门首先就受此当头一棒,感到一种“无声胜有声”的歧视,多数人的自尊心难免会受到严重挫伤,确令人同情。

 

如果说这只是来自生活中的感性认识,不足为凭的话,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发布的《2003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资源数量调查报告》则以权威数字支持了这种感性认识。这份报告显示,我国互联网络的发展很不平衡,华东、华北、华南三地区的网站数量就占全国总量的近90%。而网站数量排在前四位的省市依次是北京、广东、浙江和上海,这四个省市的网站数量竟占全国网站总数的56.8%、域名数量占全国域名总数的50.6%!差距之大,令人瞠目。

 

在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新经济”或曰“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信息的流通渠道是否畅通、对信息占有的多少直接影响到经济发展的快慢和某一阶层社会地位的高低。在这触目惊心的“数字鸿沟”背后,是城乡的巨大差别,是社会结构“城乡二元化”的必然结果。在“信息社会”,这种城乡分裂的结构已然成为社会发展的巨大障碍。事实说明,如果没有体制性变革削除这种由来已久的人为鸿沟,新技术带来的很可能是城市的片面发展反而加深这道鸿沟,强化阶层区隔,因为信息不对称程度越高,则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阶层区分久而久之会形成不同的“文化”,而这种文化不同又会反过来强化阶层区分。如猎狐向为英国贵族喜爱,轻裘肥马,在随从和成群的猎狗簇拥下追猎狐狸,几百年来一直是贵族引以为豪的休闲运动。而平民百姓则没有骏马和成群的猎狗,只能以猎兔为乐。于是“猎狐”“猎兔”渐成为区分贵族和平民的文化符号。纵有“猎兔者”偶然进入“猎狐者”之列,也因谈不出一套套的“猎狐经”而如水与油虽共处一瓶而层次分明,无法交融。现在,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玩“超级玛莉”“魂斗罗”的城市小子已经长大成人,一路下来玩的是“红警”“英雄无敌”“星际大战”“新石器时代”“传奇”“魔力”等电子游戏网络游戏,这些“数字时代”的游戏已然成为他们重要的“文化”,是平日“闲话”的重要内容,说起话来不是“骨灰级”就是“PK”。《长春日报》曾经报道,长春市一个11岁小学生交给老师的一篇日记这样写道上:“昨晚,我的GG带着他的恐龙GF到我家来吃饭。在饭桌上,GG的GF一个劲儿地对我妈妈PMP。”不懂网语的教师看得一头雾水,但同学都知道这段话的意思是:“昨晚,我的哥哥带着他的长得难看的女朋友到我家来吃饭。在饭桌上,哥哥的女朋友一个劲地对我妈妈拍马屁。”读了翻译,我也只得借用“网语”一句:“偶”真要“晕倒”,真“7456!”

 

而对电子游戏、网络语言不大熟悉的偏远地区的农村青年,不仅与城里的“E世代”趣味格格不入,开始时听他们说话可能都如听天书。据说蚂蚁就是凭“气味”来分辨是否“同窝”、区分“我们”与“他们”的。语言是现实的反映,但又并不像镜子那样仅仅被动反映现实,而是会“能动”地或改变或强化、甚至固化现实。我们在使用语言的同时,其实我们也不知不觉地被语言使用。如果语言无法沟通,思想将更难以交流,社会阶级、阶层将呈现“刚性”断裂,难以和谐相处。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