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进退

雷颐的博客

 
 
 
 
 
 

鲁迅的白菜与星巴克的咖啡  

2016-8-4 14:54:00 阅读5359 评论10 42016/08 Aug4

             鲁迅的白菜与星巴克的咖啡

                 雷 颐

《藤野先生》是鲁迅的名篇,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在不少学校,是要学生背诵的。

在这篇文章中,鲁迅先生写道,自己到日本仙台的医学专门学校留学,由于学校还没有中国的学生,所以受到各方优待。他不无幽默地说:“大概是物以稀为贵罢。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福建野生着的芦荟,一到北京就请进温室,且美其名曰‘龙舌兰’。我到仙台也颇受了这样的优待,不但学校不收学费,几个职员还为我的食宿操心。”

读过这篇文章的,肯定不少,或许还会背。只是,遇到具体问题,就忘记了千百年来“物以稀为贵”的寻常道理。

作者  | 2016-8-4 14:54:00 | 阅读(5359)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天津教案与清政府的危机处理  

2016-8-4 14:48:00 阅读2514 评论1 42016/08 Aug4

           天津教案与清政府的危机处理

                雷 颐

1870年“天津教案”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教案”之一,在“天津教案”的办理过程中,清政府的基层官员、高级官员、以慈禧为代表朝廷,以及官场内的“洋务派”和“顽固派”都参与其间,不论他们彼此间有多少不同和矛盾,正是这种互相作用的“合力”,形成了“天津教案”的“政府处理”。“中兴名臣”曾国藩,因代表清政府对“天津教案”的处理而物议沸腾,一时间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他自己也大有“外惭清议,内疚神明”之感,不久便撒手人寰。

这固然是他个人的无奈喟叹,其实也是清政府已丧失正确应对现实能力、进退失据

作者  | 2016-8-4 14:48:00 | 阅读(2514) |评论(1) | 阅读全文>>

“铁血”之外的俾斯麦  

2016-7-26 22:21:00 阅读2811 评论4 262016/07 July26

   “铁血”之外的俾斯麦

(普丹、普奥与普法这三场完成德国统一的战争,每场战争的前前后后,俾斯麦都进行了成功的外交活动,没有成功的外交,这三次战争不会如此顺利。他的外交思路非常明确,决不同时四面树敌,必要时,甚至找到与潜在对手、敌人的共同利益,孤立、分化当下要打击的敌人。他的外交目标是,普鲁士的每次“铁血”行动,都能得到相关多数大国的赞同,至少是中立;这三次战争,都实现了这一点。他确实相信“铁血”的力量,但他并不迷信武力,因为他是深谋远虑的政治家,不是穷兵黩武的赳赳武夫。)

              雷 颐

19世纪德国统一的最大功臣,世所公认,非俾斯麦莫属。1862年

作者  | 2016-7-26 22:21:00 | 阅读(2811) |评论(4) | 阅读全文>>

雷颐:义和团的悲剧  

2016-7-20 9:49:00 阅读2277 评论6 202016/07 July20

义和团的悲剧

 

                  雷 颐

 

(原载《南风窗》,1999年第8期,快二十年了。文章最后写道:“从义和团方面来说,本来就有满腔怒火正待喷发,一朝得到官方支持更一发而不可收。特别是具有道德正当性的群众运动本来就易‘过火’,而官方的支持、甚至仅仅是官方的默许就足令其更加极端,渐失理性控制。但政府总要收场,回归理性,最终要限制民众的过火、极端行为,总要找‘下台阶’。可悲的是,义和团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清政府的一种工具,一旦情况有变或超出官方允许的范围、一旦清政府要找“下台阶”,自己首先会成为牺牲品。因此,面对官方的支持或默许,民众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万勿以为有官方的支持、默许就可为所欲为,其实到头来自己很可能成为‘替罪羊’!”)

 

作者  | 2016-7-20 9:49:00 | 阅读(2277) |评论(6) | 阅读全文>>

天津教案与清政府的危机处理  

2016-7-11 10:51:00 阅读2273 评论4 112016/07 July11

           天津教案与清政府的危机处理

                雷 颐

1870年“天津教案”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教案”之一,在“天津教案”的办理过程中,清政府的基层官员、高级官员、以慈禧为代表朝廷,以及官场内的“洋务派”和“顽固派”都参与其间,不论他们彼此间有多少不同和矛盾,正是这种互相作用的“合力”,形成了“天津教案”的“政府处理”。“中兴名臣”曾国藩,因代表清政府对“天津教案”的处理而物议沸腾,一时间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他自己也大有“外惭清议,内疚神明”之感,不久便撒手人寰。

这固然是他个人的无奈喟叹,其实也是清政府已丧失正确应对现实能力、进退失据

作者  | 2016-7-11 10:51:00 | 阅读(2273)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雷颐,男,祖籍湖南长沙,195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学毕业后下乡数年,然后当兵,复员当工人。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1982年毕业,获历史学学士学位,同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 1985 毕业,获历史学硕士学位。1985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为副研究员。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